当代艺术家许鸿飞的个人雕塑世界巡展:从主动“走出去”到受邀“请出去”-必威体育|首页官网 


您当前的位置:必威 > 热点资讯 >

当代艺术家许鸿飞的个人雕塑世界巡展:从主动“走出去”到受邀“请出去”

作者:必威   来源:必威体育  时间:2019-05-27 10:17  点击:
  

  夏雪怎么也没想到,本来是冲着“国博大展”《归来》而来,结果却被对面展厅里那些欢快轻盈的“肥女”们吸引。

  这些“肥女”们时而踏上自行车拥抱《岭南之春》的阳光,时而腾空跃起耍动脚下滑板享受《天伦》之乐,时而横卧书山狂喜《颜如玉》,时而坐在摩托车后享受甜蜜《假日》……她们那泛着巧克力色的肥硕身躯,和着凹陷的五官鼓起的面庞,自带了生命的灵性,翻飞全场。

  这是“五一”期间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盛世欢歌——许鸿飞雕塑展”的现场。

  “许鸿飞的作品擅长以诙谐、幽默的雕塑语言,表现人们喜闻乐见、妙趣横生的生活场景。其最可贵之处,恰恰在于他所赋予作品的积极生活态度和富有人性的真实感情,让人们在艺术中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在展览前言中写道。

  作为一名中国当代艺术家,今年年初收到王春法的电话邀请时,许鸿飞不敢相信,因为进入国家博物馆展览是他十年或者20年后的目标,“没想到会这么快!”

  那时,许鸿飞刚完成西班牙的个人雕塑展,那是他全球巡展的第31站。从2013年起,许鸿飞带着他的“肥女”雕塑作品跨越世界五大洲14个国家的29个城市,悉尼歌剧院广场、墨尔本联邦广场、巴黎卢浮宫、佛罗伦萨美第奇宫、伦敦市政广场……一路“打卡”全球地标。

  他的忘年交,著名画家黄永玉说:“人说女人是男人的太阳,现在许鸿飞带着他的胖太阳们环游世界去了。”

  “广东人喜欢把胖女人称为‘肥女’,她们胖胖的,喜欢不停在玩,给人带来快乐和幽默。”许鸿飞觉得,新时代需要一种多元素的、丰富的作品,把人民的快乐、阳光展示出来。“展览去到哪里,很多人就会跟雕塑拍照互动,这种快乐是世界性的。”

  许鸿飞表示,“‘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是我们文艺工作者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担当。”

  “展览要不停地办,作品也要不停地做。”这是许鸿飞这些年坚持创作的不懈动力。他要求自己,环球展是“巡展”,而不是“巡回展”,因为每一次展览的主题是新的,作品是新的;每一次展览中的所见所闻,又激发出更多的创作灵感融入新的作品当中。

  不喜重复的许鸿飞很忙,每一站的风土人情、新鲜灵感令他停不下来。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展览从接受邀请到开展仅用了一个月时间,而此时他还有三批作品在从西班牙返回的路上、在俄罗斯的布展中、在准备发往日本展览的打包封箱中。

  “做了先!有灵感了就赶快去做,想太多就没法做了。”言语不多的许鸿飞寸发短须、眉头紧锁,操着浓重的“粤普”,重复着这句话。

  在国家博物馆首次开放的露天展台前,《吻》被安置在展区的中央,蓝天白云下,钢筋水泥硬朗的楼宇中,“肥女”轻如一团绵软的糖果在健壮男人扬起的面庞上深情一吻,诠释“爱的力量”。

  2009年,许鸿飞第一次带着“肥女”雕塑走出艺术馆,来到广东连南瑶寨的古寨中。当身着民族服装、头扎红布的瑶族汉子,像抬新娘一样抬着“肥女”登上古寨石阶,男女老幼过年般地围拢过来时,夸张灵动的“肥女”雕塑与古老、原始景观的巨大反差,民众的参与互动,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2013年3月,标志性作品《吻》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国家美术馆前广场。进入了国家顶级艺术殿堂,许鸿飞却说,“这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同年6月,在澳大利亚,当装有雕塑作品的几十个大木箱在海关接受检查时,木箱全部发霉,必须全部销毁,然而当工作人员打开木箱看到“肥女”,竟全都笑开了。

  那次展览,当“肥女”出现在悉尼歌剧院广场前时,自信、幽默、快乐的形象立刻引来当地民众的追捧,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对“肥女”雕塑给予了高度评价。作品《吻》更是引发众多路人效仿,这座来自古老中国的深情一《吻》,自此“吻”出了“许鸿飞雕塑世界巡展”登上国际舞台的勇气。

  2013年9月,在意大利的托斯卡纳,置身16世纪的大教堂和翡冷翠风格的蒙特普奇亚诺市政厅的古建筑当中,“肥女”一《吻》上演了一场穿越古典与现代的浪漫爱情,激发了情侣们一试的勇气。参观者争相与许鸿飞合影,表示感谢,“你给我们的城市带来了欢乐”。

  意大利前总统钱皮发来贺信称:“许鸿飞的艺术之旅是一次成功的‘雕塑外交’。”当地媒体盛赞,“许鸿飞是当代中国的马可·波罗”。

  2014年1月9日,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肥女”来到法国卢浮宫,其新时代中国式的幽默形象,让世界浪漫之都的民众感受到来自中国的欢乐与大爱。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法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米歇尔·金等前来观展,更吸引了30多家欧洲媒体采访报道。

  展览的盛况令许鸿飞更加有了底气。想想多年前自己第一次走进卢浮宫,寻找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在一个游客难以发现的角落看到了几件挂在墙壁上的中国国画。那颗曾经被深深刺痛的心,此刻是兴奋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完全可以通过作品,从世界艺术舞台的边缘走进中心,从‘唐人街’走进西方主流社会。”

  2014年,在欧洲的地标性建筑,伦敦塔桥旁的市政厅广场前,《吻》以其专注、陶醉的雕塑语言,令矜持的英国绅士淑女们摘下面具,放慢脚步驻足观赏,为以沉着、抽象气息引领世界当代艺术的城市,吹来一股诙谐浪漫之风。

  “近年来,中国传统艺术积极走出去,但有些也难以在外国观众心里引起共鸣。而让西方人津津乐道的所谓获奖电影或文学作品,更多是落后的山村、执拗的人,无奈的底层、荒谬的现实,以及丑化或扭曲的中国人物形象。”

  许鸿飞一直在思考,“如何向世界输出属于中国人自己真正的价值观。”雕塑是一种世界性语言,无须解释,便能让人心领神会。西方人对立体造型的欣赏能力强,雕塑具有更开放的互通性。

  “不靠政府资助,自筹费用主动‘走出去’。”许鸿飞以个人世界巡展的形式试图蹚出一条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新路。

  2014年,“肥女”们走进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宫,许多世界经典艺术作品就在其中,作为专业出身的许鸿飞惊叹,“哇,旁边都是米开朗基罗等艺术大师的顶级作品”,他担心“‘肥女’们能否Hold住全场”。

  开幕当天,佛罗伦萨市长等政要前来观展。大会主席、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议会主席GiulianoFedeli真诚讲道:

  “我们生活在满城都是艺术品的佛罗伦萨,从一出生就见到这么多大师的真迹,我们从来不缺少世界顶级的艺术品,甚至都已经麻木了。但今天看到一位东方艺术家的作品,他像一股清风惊醒了我们,东方竟然有这样的艺术家和这样的作品,而他的作品我们没有。”

  “它承载了我对一座城的美好记忆。”在作品《春天的故事》前,观众蒋雨有些激动。走进国家博物馆展厅,她说有种似曾相识的亲近感。当看到一个“肥女”在跷跷板的一头使劲撬起三名窈窕淑女时,蒋雨哈哈地笑了。

  这座雕塑她很多年前在东莞市中心广场见过。当时,她曾跟同伴感慨“城市雕塑代表了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它真的太精美,并且生动风趣地表现了真实的快乐生活,而不像一些快速发展起来的城市那样,到处充斥着粗鄙不堪的‘作品’。”

  听到记者的转述,许鸿飞默默地笑了,“仅东莞,我就做了几百个‘工程’。”也正是这些“工程”见证了一位在实践中摸索前行的艺术家的成长历程。

  1963年生于广东阳江的许鸿飞,从小是伴着海浪沙滩小鱼小虾长大的。为了管束儿子抑或是圆自己的艺术之梦,在工厂做销售的父亲每次出差回家,总会给许鸿飞带回不少美术画报、画材,甚至石膏像。阳江是著名的风筝、漆画之乡,是岭南画派代表人物关山月的故乡,小县城里绘画氛围浓厚,也惹得许鸿飞从小就非常“羡慕那些会画画的人”。

  为了画画,初中毕业后,许鸿飞放弃了进厂工作的难得机会,执着坚持考取广东省工艺美术学校。毕业分配到佛山南方印染厂负责花布设计,但“设计的花布纹样总是落选”,煎熬中,许鸿飞决定参加高考继续深造。

  边工作边补习,第一年,许鸿飞因文化课成绩落选。第二年再战,专业成绩不错的他,因文化课1分之差与浙江美术学院失之交臂。还好,因文化课成绩比分数线分,广州美术学院成全了一名勤奋不放弃的青年。

  有着丰富社会实践经验的许鸿飞,进入专业院校后如鱼得水。他笑称,自己的大学学费以及后来妹妹的大学学费,都是自己在校期间靠专业挣来的。

  1990年,大学毕业后的许鸿飞被分配到广州雕塑院。“改革开放初期,当时的广州雕塑院已经‘断奶’,不仅没有工资,而且每年还要给院里上缴数万元。”

  当别人还在依赖政府资助,将职称评定看作人生事业终极追求时,许鸿飞义无反顾地走向市场,“投身城市雕塑建设的洪流当中”。

  一开始,职称低、名气小,许鸿飞根本进不了大城市。他拿着地图从东莞做起,一个乡镇一个社区,一点点地推广介绍。从婚宴的龙凤呈祥,到饭店、银行门前的石狮子,从南海、顺德,做到广西、湖南……就这样,点点蚕食,许鸿飞的“工程”布满岭南大地。

  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他绞尽脑汁。“先帮人做个‘十大美女’雕塑公园,完了再策划个‘十大音乐家’,后面还有什么‘十大明星’……”往事再提,许鸿飞笑称那会儿自己就是“生意人”。

  不愿意说自己辛苦的许鸿飞,那会儿到底做了多少“和平、希望、发展”的主题城市雕塑,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在广东许多城市的城市雕塑公园里、酒店门口、企业总部大楼前、房地产小区的草坪上……大家都知道,“哇,广州雕塑院有个人做了很多城市工程”,许鸿飞成了名震一方的“城市雕塑大王”。

  在一些人眼中,许鸿飞是“只会赚钱不搞艺术的人”。但许鸿飞并不将这些“作品”看成是“艺术”,他说,“工程”而已。

  许鸿飞所说的“工程”让他很快实现了财务自由,并可以随心去创作自己的作品。

  “艺术家一定要有经济基础,才可以自由表达自己。如果没有钱,一个艺术家做了五六件作品没有市场,他不可能再做,也不想去做,也没能力再去做第八件第九件了。”许鸿飞有自己的认识。

  “不要停,接着干。”许鸿飞说他没有时间去总结、回顾过往。“把所有时间都待在工作室,其实是蛮享受的”。

  如今做世界巡展,许鸿飞会挂一幅世界地图,看着自己插遍五大洲的小旗子,他说,以前做“工程”时地图上的步步为营,如今看来是块试验田,“原来是为别人做作品,现在是为让世人看到一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表达。”

  1999年的一个晚上,黄永玉来到许鸿飞的广州石磨坊工作室。因为,总有人跟他讲起广州有一个做了很多城市雕塑的年轻人。

  第二年,黄永玉再次到访石磨坊,送给许鸿飞一个烟斗,并再提要买那尊“肥女”。这一次,许鸿飞将“肥女”送给了黄老。后来,黄永玉专门为许鸿飞创作了白描荷花《风》回赠。

  “以后就做这些。”也是那一次,成了“忘年交”的黄永玉告诉许鸿飞,“要跳出学院派那一套,要有自己的东西,越快越好!”

  正是这句鼓励,让深陷艺术迷茫中的许鸿飞,通过一位年长者的眼和心,更远地看到未来。

  后来,黄永玉曾如此评价自己与许鸿飞的关系,“在北方,想起南方。在万荷堂,想起石磨坊。在北方,我跟老头子怀念往日;在南方,我跟石磨坊的年轻人雕塑未来。”

  “‘肥女’还可以再夸张,要坚持做,慢慢演变、慢慢寻找突破口,但不能一下变得别人不认识了。”

  遇到亦师亦友的黄永玉,许鸿飞的创作之路有了更加明晰的方向。“很多人挖了十口井,都挖不出水就跑掉了,我就是一口井挖到底。”

  2008年,许鸿飞带着26件“肥女”雕塑前往法国巴黎,举办首次海外个人展览。八旬的黄永玉行前赠字,作为许鸿飞个人首展前言:“人说女子是男人的太阳,现在许鸿飞带着他的胖太阳们到巴黎去了!”

  2019年3月,许鸿飞雕塑世界巡展再度启程。11年后,黄永玉再次给许鸿飞的个展题字赠言:“人说女人是男人的太阳,现在许鸿飞带着他的胖太阳们环游世界去了!”

  在此次国家博物馆的展览中,许鸿飞的新作《绝对圆》,是出自黄永玉与许鸿飞聊天时的一张手稿,作品逐渐突破了以往张扬个性的“肥女”形象,开始变得含蓄而内敛。

  早在1998年,许鸿飞在汉堡出差途中,偶尔买了两本胖女人的人体画册,便萌生了创作“肥女”雕塑的念头,1999年创作的第一个“肥女”雕塑《秋》便被黄永玉发现。

  许鸿飞说,“不是黄老一直在关注推进和认可,其实可能做几件也就不敢做了。但如今世界各地的人都喜欢,的确说明幽默跟爱是全世界的语言。”

  “一须顶嘴,两手和泥”,黄永玉给许鸿飞画过一张画像,惟妙惟肖地肯定了这个以“肥女”雕塑著称的雕塑家。

  2002年,广州雕塑院院办打电话给许鸿飞,说院里请他回去参加“院长公开选聘”。黄永玉知道后说,“你不要做,一个你不会讲话。另外,你做了正院长,老是开会什么的,哪还有时间搞创作,现在是个副院长,不错了。”

  不善言辞,不愿意参加活动,更不喜欢在公众场合发言讲话。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不善言辞的外表掩盖不住他内心的诙谐与幽默。

  2008年汶川地震后,广州作为援建单位,由许鸿飞创作的大型雕塑作品《大禹》被安置在汶川县城入口处。揭幕当天,组委会负责人告诉许鸿飞,“现场发言控制在10分钟”。许鸿飞说“一分钟都用不了”,他跟负责人商量,“能不能不讲话,这样,我送给你一座雕塑。”

  如今再提,大家哈哈大笑后发现,许鸿飞总是能从自己独特的视角中去发现生活中的乐趣而分享给大家。

  有人问许鸿飞喜欢自己的哪个作品,他会风趣地讲一个黄永玉的故事:“有人问黄老,‘您喜欢您的哪幅作品’,黄老说,‘你这就好像在问一个满脸麻子的人,你喜欢你的哪个麻子一样。’”

  受“老顽童”黄永玉的影响,生活中,除了冷幽默,许鸿飞更多能把这种诙谐的智慧运用到作品当中。

  在广州街头,路过烧鹅店时,看那一排倒挂的烧鹅,让他迅速创作出“肥女”系列之《四只小天鹅》。

  在参展米兰世博会期间,一家生产童车的企业老板请他以“肥女”形象做一个雕塑。许鸿飞说,“没有新意,我是不会去做的。”那几日,在米兰街头,当看到有女孩子骑着独轮车在广场玩耍时,许鸿飞的灵感来了。

  当把骑着独轮车、手推童车的作品《贝茜》交予客户时,“肥女”笨重的身躯与轻盈闲适的动作,令对方惊喜之余是对一位中国艺术家的佩服与赞叹。

  在广州工作室,因为大雨泡了存放展品的仓库,身边工作人员不免心生伤感。然而许鸿飞却在短时间内创作出了“肥女”系列作品,“有游水的,洗澡的,与水草嬉戏的,还美其名曰‘水系列’作品”,许鸿飞说是看到“肥女泡在水里时想到的”,身边工作人员嬉笑:“艺术家的‘脑洞’是真大呀!”

  许鸿飞的“脑洞”之大还表现在他对作品材质的突破上。2012年,当他创造性地用翡翠雕出了世界第一件艺术作品《翡梦》时,人们不禁惊叹翡翠与肥女无疑是绝配。

  “文化自信,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创,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认识,不断地传播,你就变得自信,坐在这里说自信是没有用的。”许鸿飞说。

  作为《雕塑》杂志主编,宋伟光见证了“肥女”的变化和成长,“许鸿飞用一种夸张的手法,具象又戏剧化的形态呈现出女性的柔情、母性和自信,消解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将其推向了幽默,也因此迅速让外国观众找到了共鸣。在这种诙谐的气氛中,让中西方的文明对话,也让全世界感受到他倾注在雕塑中的中国文化。”

  如今,“许鸿飞雕塑世界巡展”已从当初的主动“走出去”,到“走进去”,再到今天受邀“请出去”,“2016年秘鲁站、2019年西班牙站均为主办方付费邀请的展览。”许鸿飞说,目前受邀展览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广州雕塑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许鸿飞没有停下走向世界的脚步。他说,“如果可能,我或许会去挑战南极、北极,我想让‘肥女’跟企鹅融在一起。”(记者 强晓玲)

  新华社北京4月19日电(记者施雨岑)故宫博物院19日为“发现·养心殿——数字故宫体验展”举行巡展启动仪式。

  水墨画是中国绘画艺术的典型代表,希望通过巡展让更多的西方人了解中国独特的绘画魅力。

  拓片艺术是保护文物的重要方法,也是中国传统的古老技艺。伴随墨香,这些碑拓展品讲述着一个个历史故事,呈现出中国古代书画艺术的成就。

  当代艺术家许鸿飞的个人雕塑世界巡展:从主动“走出去”,到受邀“请出去”

      必威,必威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