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当代影像馆开馆展:布列松、萨尔加多、弗孔、大师作品都来了-必威体育|首页官网 


您当前的位置:必威 > 热点资讯 >

中国首家当代影像馆开馆展:布列松、萨尔加多、弗孔、大师作品都来了

作者:必威   来源:必威体育  时间:2019-07-01 01:16  点击:
  

  原标题:中国首家当代影像馆开馆展:布列松、萨尔加多、弗孔、大师作品都来了

  成都北三环内、紧挨着府河河畔,是国内目前面积最大的以摄影为主题的公园——府河摄影公园,4月27日开馆的成都当代影像馆就坐落于此。7500平方米,专业的展厅、学术报告厅、图书馆以及多个公共教育空间,这也是中国首个专注于当代摄影及影像的艺术文化机构。

  亨利·布列松、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和贝尔纳·弗孔…… 4月27日成都当代影像馆甫一开馆,就以七场重量级展览对外亮相,这份名单上的任何一个名字放在全中国任何级别的专业美术馆都可以说是让人艳羡的:同时在开馆当天揭幕的,还有鈡维兴《Face to Face 面对面》个展、摄影家陈锦、李杰《出世·入世》作品联展;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一带一路》主题摄影展和首届“金熊猫摄影奖”获奖作品展,获奖者包括刘铮、张大力、张克纯、洪浩、缪晓春等十位杰出摄影艺术家。

  成都当代影像馆的创始人是摄影家鈡维兴,早年经商的他在十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一批摄影家出走香格里拉,稻城进行摄影采风,不曾想这一偶然经历却彻底改变了鈡维兴的人生轨迹,“我们当时去到的都是贫困地区,那里的人生活条件都很差,但你却从他们的脸上感受到这些人都比你快乐;同行的这些爱好摄影的人,一点都不富裕,但他们也是乐在其中,我才陡然发现人原来还有这种生活方式,我当时就在反思我自己的生活”鈡维兴向记者回忆起这段经历。

  就这样从02年之后,鈡维兴把做的风生水起的公司完全交给了他的团队打理,他自己则完全交给了摄影。到现在鈡维兴还是很自豪自己的决定“我当时把公司业务都放在一边了,以至于我回去,公司前台都不认识我了。我觉得财富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当然没有不行,但多了也没有用。”他从过去旅游,看看日出,看看海,变成了之后无论走到任何一个村落,每一棵草,每一束花,都能找到创作的灵感,原来那些看起来脏,乱,差的地方,现在恰恰成了鈡维兴创作的素材。鈡维兴笑着说:“过去那些你觉得美得不得了的照片,之后你都看不下去了,最关键就是生活方式完全改变了。”

  说起建成都当代影像馆的缘由,鈡维兴打开了线年开始建,众所周知,中国已经有很多美术馆了,但专门关于摄影艺术的竟然没有一座,所以我当时把这个想法和政府谈了之后,他们特别支持,第二年馆其实就建好了,但我们没有着急开馆,一直在埋头做功课,做准备。从2015年开始筹划具体的展出计划,你知道一个重量级的展览,没有两到三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我们现在的展览计划已经做到5年后了。”

  ▲成都当代影像馆馆长、欧洲摄影博物馆创始人让-吕克·蒙特罗索(Jean-Luc Monterosso)

  从建馆开始,所有的项目考察鈡维兴都亲力亲为,不管是日本,美国还是欧洲,他成了“空中飞人”。“我运气比较好,选馆长时恰好遇到前欧洲摄影博物馆的馆长让·吕克蒙特罗索,我和他相识于我的一次展览,当时他已经退休了,艺术总监王庆松,他本身是很好的摄影艺术家,也懂策展,在很多理念上我们也相互认同,就这样搭起了目前的学术班底。”

  ▲4月28日,成都当代影像馆艺术总监、著名艺术家王庆松与“金熊猫摄影艺术奖”杰出摄影艺术家一起,深入探讨中国影像收藏新未来

  提起萨尔加多的名字,很多人脑海里马上会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密密麻麻的如蝼蚁般拥挤,满身泥泞,数万人聚集在一起劳作的地狱般的场面,这是萨尔加多镜头下1986年巴西帕拉达高原的露天金矿,作为70年代末就成为马格南图片社正式会员的摄影大师,选择他作为开馆展之一,可谓震撼。

  萨尔加多究竟有多火?鈡维兴向记者举了个例子:“在巴黎photo现场,唯一能让观众排起长龙的就是他的展,我走上摄影之路后,听到的第一个国外大师的名字就是他。”在将萨尔加多请来看场地后,艺术家很满意,双方一拍即合最后敲定由他妻子亲自操刀策划,选出近百幅经典作品,全面展现了这位摄影传奇从上世纪 80年代到最近在亚马逊丛林的拍摄,这也是国内首次全系经典作品的集体呈现。

  进到影像馆下沉式展厅的右侧,是贝尔纳·弗孔,作为一名承上启下的艺术家,真正的当代摄影是从他这一批人开始的,弗孔也打破了此前传统经典摄影占据主流的局面。从展览现场看,由于其作品色彩鲜艳,画面融合了超现实,如梦境一般,非常受年轻人的欢迎。作为全球唯一完整收藏弗孔全系作品的影像馆,成都当代影像馆将在馆内永久保留弗孔展厅,展览中呈现的弗孔在不同时期的创作,也是弗孔自1995年封镜以来,其作品首次在国内最大规模的展出。展厅内还设有从弗孔法国南部家乡运到现场的小木屋用品原件,让观众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位摄影大家的日常。

  ▲4月30日,弗孔亲临成都当代影像馆,与《燃烧的雪——走进贝尔纳·弗孔的图像世界》作者 赵欣昕 一起,以小木屋的物品为线索,对观展者娓娓叙述自己的童年回忆和创作故事。

  作为展馆的创始人,鈡维兴本身也是一名摄影家,此次七个开馆展中便有一个展厅属于他,这个名为《Face toFace 面对面》个展,是他从2015年就开始的项目,拍摄对象都是当世的摄影大师。“一个摄影艺术家却没有影像记录,我觉得很可笑,我这个项目很耗费精力,还有巨大的经济成本,可以说费力不讨好,我全世界飞来飞去拍摄记录这些大师,就是为了留下影像记录,之后我会出版相关纪录片,梳理这些文献。”

  开馆两个月来.前来影像馆参观的观众人数超出了鈡维兴的预期。“有点儿受宠若惊,以前的摄影展可以说开幕就是闭幕式,免费也可能没有人看,但我开馆后特别留意观众,发现基本上工作日每天有百余人参观,周末就更多了,甚至还有专程从深圳,浙江这些外地慕名组团来看展的,国外的温哥华美术馆,丹麦艺术中心这样的专业机构也表达了合作意向。”鈡维兴向记者说。

  精彩的亮相固然重要,但对于一个新的美术馆,之后如何保持高标准才是真正的挑战。正如前文所述,成都当代影像馆目前的展览计划已经排到五年后了,鈡维兴向记者透露,这些计划中的展览全都是重量级的,而且每个展都已经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

  在采访中,鈡维兴多次和记者提到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下,有同样数量众多的摄影爱好者。除了那些慕名而来的专业摄影家,影像馆面对的更多时候是普通人,如何让大众认识摄影、了解摄影、感悟摄影、通过影像艺术去认识世界,这也是成都当代影像馆在展览之外的又一个重中之重:截止6月初,影像馆已经举办了各类公共讲座、放映会、儿童影像工作坊、团队导览等公共教育活动二十余场,参加人数近2000人。

  ▲4月30日,成都中加枫叶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们走进成都当代影像馆,参观开馆展览。馆长让-蒙特罗索亲切接待了孩子们

  馆长让·蒙特罗索在开馆不久后的一次儿童活动中,亲自为成都当地一家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们做了专业细致的导览,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当天,影像馆更是免费向公众开放了七场展览,并举办了其中三场展览的专场导览及两场贝尔纳·弗孔《悠长假期》纪录片特别放映会,影像馆当日吸引了近千名观众。

  正所谓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作为中国目前首家专注当代摄影及影像的专业博物馆,由在欧洲有着广阔人脉,博物馆管理经验丰富的让·蒙特罗索先生担任馆长,坐拥国内面积最大的摄影主题公园:天时、地利、人和、都让成都当代影像馆站在一个相当高的起点上,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个专业博物馆的口碑也是需要经年累积的,在这一点上,成都当代影像馆已经开始了。

      必威,必威体育